神雕侠侣邪恶版 - 久久精品综合站-这里只有精品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雕侠侣邪恶版

神雕侠侣邪恶版

大街小巷人头攒动,今天是赏花节,还有精彩的表演,所以大家都集中到了湖畔的小广场上,异常拥挤。
    在拥挤人群的角落里,站着一对男女,男的中等身材,一脸憨厚老实的样子,很是普通,但是隐约中带着一股英雄气质,而女的貌美如花,不但漂亮而且气质极佳,清纯中还有一丝俏皮可爱,虽然穿着普通的劲装衣裤,还是遮盖不住她完美的身材。
    这二人正是大侠郭靖和爱妻黄蓉。
    二人保卫襄阳后,一直隐居桃花岛,如今女儿郭芙渐渐大了,黄蓉想出来走走散散心,于是把女儿留在桃花岛,二人来到江南游玩。
    在拥挤的人群里,身体几乎是贴在一起的,郭靖紧贴在黄蓉身后,黄蓉好奇的东张西望,突然锣鼓喧天,大戏开始了,人们更加拥挤到舞台附近,关注着舞台。
    黄蓉也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
    这时一衹大手覆盖住了黄蓉的屁股,缓缓的揉搓捏动着。
    黄蓉浑身一紧,转头一看,丈夫郭靖一脸坏笑看着自己,黄蓉娇羞的转过头,屁股自觉的想后微微噘起,享受着丈夫的爱抚。
    原来,婚后的郭靖好似变了个人一样,对性爱充满渴望,尤其喜欢寻求刺激。
    在桃花岛的时候,郭靖就喜欢在各种地方与黄蓉欢好,到了襄阳后,更是在城墙军营等地方操过黄蓉。
    刚开始黄蓉有些不能接受,在郭靖的诱导下初步尝试,最后变成接受,然后开始享受,甚至会主动提出一些方桉来满足丈夫的癖好。
    她知道,靖哥哥最喜欢在危险的地方玩弄自己,甚至喜欢当着别人干自己,有一次在襄阳,聚义厅里人们在开会讨论,郭靖带着黄蓉偷偷的在隔壁交欢,门的另一边,众人激烈的讨论,而门后黄蓉噘着屁股被丈夫郭靖疯狂的操着。
    每当这种时候,两个人都能达到不一样的刺激与高氵朝。
    所以在这拥挤的人群里,郭靖忍不住开始猥亵自己的爱妻,来满足自己变态的慾望。
    黄蓉的屁股又圆又翘,手感极佳,富有弹性并且柔软细腻、郭靖最喜欢从后面干她了。
    郭靖正享受着猥亵爱妻的快感,突然有人用胳膊肘触了触自己,郭靖转头一看,是个中年男人,坏笑的看着自己。
    郭靖心中一动,他一直有个想法,一种冲动,他不止一次幻想着爱妻黄蓉被别的男人操弄,他经常在玩弄黄蓉身体的时候,都会幻想如果现在玩弄爱妻的是别的男人,该会是什么感觉,每当想到这个场景,郭靖就会兴奋无比,就会更加疯狂的操弄黄蓉,偶尔他也会边操着黄蓉边暗示她,让她想象现在操她的是别的男人,比如吕文德,比如鲁有脚,甚至一些不认识的陌生人,每当这个时候,黄蓉都会娇羞的埋怨丈夫变态,但是那种刺激却让她很快能达到高氵朝。
    但是,那衹停留在幻想,如果真的让别的男人碰黄蓉,郭靖心里还是很矛盾的。
    人群拥挤,黄蓉双手放在胸前,顶在前面人的后背,她可不想用自己的胸部去贴着前面人,而身后丈夫郭靖也是贴在她背上,手却在自己的臀部爱抚捏弄着。
    中年人悄悄贴在郭靖耳边说了两句话,郭靖犹豫了一下,把放在黄蓉臀部的手鬆开了,黄蓉感到丈夫的手离开,正奇怪呢,紧接着大手又覆盖上来,比刚才还用力的捏动揉搓着,兴奋的她轻声哼了一下。
    前面的人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她,黄蓉报以羞涩的一笑,把前面的男人笑的魂都酥了,可看到黄蓉身后的郭靖,慌忙转过头去。
    如果现在黄蓉回头的话,她会发现,现在在玩弄她屁股的人,并不是她的靖哥哥,而是一个陌生的中年人。
    中年人的大手按在黄蓉的屁股上,用力的揉搓捏弄,丰满的屁股,富有弹性却很柔软的臀肉,让他慾火焚身。
    第一次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用大手爱抚捏弄自己妻子的屁股,郭靖又紧张又兴奋。
    虽然是隔着裤子,但是看到男人的手指非常用力陷入黄蓉的臀部,臀肉被他大力的抓捏着,而黄蓉并不知道现在摸她的人竟然是个陌生人,所以还微微噘着屁股方便「丈夫」的抚弄。
    郭靖的紧张与纠结慢慢的消失了,更多的是刺激和兴奋,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一边欣赏着爱妻被别的男人猥亵。
    中年人很快把郭靖挤到一边,身子贴着黄蓉站好,两衹手全都用上了。
    抓住黄蓉的两瓣臀肉,肆意的抓捏揉搓。
    记住地阯發布頁激动的享受着它们的弹性与柔软。
    渐渐的男人的大手移向黄蓉两腿之间,顺着臀缝来回抚弄,一直达到她的裆部,隔着裤子轻柔的按摩着。
    黄蓉感到「丈夫」的意图,羞涩的扭动屁股,想要逃避,但是阵阵快感让她不愿反抗。
    周边人群看着舞台上的戏曲,时而高声喝彩,在这样的环境下被猥亵抚摸,太刺激了,太兴奋了。
    虽然隔着裤子,男人还是准确的找到黄蓉的阴蒂位置,时轻时重的抚弄,刺激的黄蓉身体不可控的颤抖着,突然一声轻微的呻吟,黄蓉浑身紧绷,一颤一颤的达到了高氵朝。
    双腿用力的夹住了男人的大手。
    男人非常懂事的温柔的隔着裤子在黄蓉的肉缝上抚摸安慰。
    好一会儿,中年人抽回自己的手,举起来,郭靖能看到,上面微微的湿润,看来妻子的裤裆已经被淫水湿透了。
    中年人很满意黄蓉的反应,看到黄蓉软软的靠过来,毫不客气的揽住了她的腰,用力的将自己的下体顶了过去。
    郭靖知道男人那里肯定是坚挺无比的。
    被男人的坚硬顶在屁股上,黄蓉一声低呼,但没有躲闪,反而缓缓扭动屁股用力的蹭着。
    中年人很享受,也缓缓的蠕动屁股,隔着裤子感受着女人肉感的屁股带来的刺激。
    男人突然弓了下身子,微微蹲了一下,双手把住黄蓉的屁股,略微调整了一下,然后用力一顶。
    黄蓉差点叫出声来,捂住自己的嘴巴,双脚踮起脚尖。
    郭靖知道男人隔着裤子用鸡巴顶到了黄蓉的肉穴,两个人就这样下体缓缓的研磨着。
    郭靖看到自己妻子被陌生男人如此的猥亵,竟然兴奋异常,下体激动的要爆炸了。
    中年人的手缓缓的向前移动想要去摸黄蓉的乳房,郭靖突然将他挤开,抱住黄蓉,落荒而逃。
    倒不是他不想妻子继续被侵犯,而是他现在要好好发泄体内汹涌的慾望。
    客栈里,疯狂的战役终于结束了,两具赤裸的肉体相互纠缠着瘫软在床上。
    从没如此尽兴过,连着操了两次,郭靖衹要想到那个男人对黄蓉的猥亵,就会像失去理智的野兽,疯狂的在黄蓉肉体上发泄。
    黄蓉虚弱的趴在丈夫怀里,数次的高氵朝,让她身体得到极大的满足。
    突然娇羞的她,轻轻捶了郭靖一下:「靖哥哥,刚才在广场妳好过分。
    」郭靖心中一动:「怎么了?」黄蓉羞红了脸颊:「那么多的人,妳还那么摸我,还……还……」郭靖笑道:「还什么呀?」黄蓉嘤咛一声:「讨厌鬼!妳还用它隔着裤子插进来。
    羞死了。
    」郭靖心中一动,刚刚射完的阴茎又有些硬了:「插进去了?」黄蓉又捶了他一下:「装傻啊?那么用力,我又没穿亵裤,妳这个大头头一下子就戳了进来,要不是隔着裤子,就全插进去了。
    」「卧槽」郭靖眼睛一亮,阴茎瞬间暴胀:「蓉儿真的被别的男人插入了,虽然隔着裤子,虽然衹是一个龟头,但原本衹属于我的肉穴,终于迎来了第二个男人的进入。
    」看到男人再次的坚硬,黄蓉娇羞道:「啊,妳又想了?妳今天怎么这么兴奋啊?」不管爱妻的疑问,郭靖翻身压上爱妻的身子,顺势一顶,再次进入爱妻紧凑的阴道,疯狂的抽插起来。
    过了很久,房间里才安静了下来。
    黄蓉已经在高氵朝后,昏睡过去。
    郭靖看着一丝不挂的娇妻,白嫩完美的身体,想象着刚刚那个中年人赤裸的压在上面蠕动的样子,竟然下体又硬了。
    摇了摇头,郭靖缓缓起身,腰眼还真有点酸软。
    穿好衣服,用薄被盖住黄蓉白嫩刺眼的娇躯,走出房间,他要去楼下补充点能量了。
    来到楼下,找了张桌子,点了点儿吃的,对面就坐下一个人。
    郭靖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在广场上猥亵黄蓉的中年人。
    「妳跟踪我?」郭靖道。
    中年人微微一笑,现在郭靖才仔细打量这个人,有些斯文,但又很结实的感觉,应该会些拳脚,长得很普通,但有种特殊的气质还是很吸引人的,总体上给人的感觉很稳重可靠。
    中年人先自我介绍道:「鄙人董青鬆,是做茶叶生意的。
    请教阁下?」人家如此客气,郭靖也不好说什么:「在下郭靖,江湖游客。
    」这时饭菜端了上来,董青鬆让小二加了一个杯子和碗筷,然后道:「我开门见山的说吧。
    刚刚在广场上的那个女子,郭兄是从哪个园子里包的?姿色身材都是超一流的。
    郭兄是否愿意割爱,我愿出叁倍的价格。
    」郭靖一愣,笑了笑:「不瞒董兄,这个实在不方便,因为她是我的妻子。
    」董青鬆惊讶的看着郭靖,难以置信的喝了一杯酒,然后大笑起来。
    郭靖愣愣的看着他。
    记住地阯發布頁董青鬆笑了会儿道:「我董某终于找到知音了。
    」郭靖不明所以,董青鬆道:「我也不瞒郭兄,我也有此爱好。
    」看到郭靖疑惑的眼神:「淫妻。
    」不知不觉,聊了很久。
    董青鬆道:「郭兄如果不嫌弃,现在去我家坐坐,咱们再细聊。
    」郭靖不傻,想到他刚刚聊的内容,心中一动。
    回屋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妻子,郭靖留下纸条,将房门反锁,然后推窗而出。
    董青鬆站在门口等候,领着郭靖向家走去。
    从外面看,很普通的一处院落,可进了门,就看出主人的品味的不俗,绝对是个享受生活的人,院子适中,布置的很讲究很干净。
    一进客厅,迎面走来一位少妇,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长得很标致,虽然没有黄蓉漂亮,但却有股高贵的气质。
    董青鬆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妻子,许小蝶。
    是本城知府大人的千金。
    是我第二任妻子。
    」刚刚听他说过前妻早逝。
    郭靖忙行礼。
    品着茶,许小蝶坐在一旁抚琴,悠扬琴声配上茗茶和美景,郭靖竟然有些醉了的感觉,这就叫陶醉吧。
    抚琴的许小蝶更是显得典雅文静,温文尔雅的气质是黄蓉缺少的,郭靖竟然有种想要征服她的感觉。
    董青鬆一直暗暗观察郭靖,看到他眼中的慾望,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曲奏毕,许小蝶温柔似水的声音响起:「夫君,我去歇息一下。
    」说完,美目瞟向郭靖,带着一股媚劲儿,郭靖的魂儿好像被勾了一下。
    小蝶轻笑一声,缓步走入内室。
    郭靖略带失望的看着她的背影。
    董青鬆笑着道:「郭兄弟见笑了。
    小蝶从小娇生惯养,身体不像尊夫人那样紧实。
    」这话说的郭靖心中一跳,想到在广场上,董青鬆的大手用力抓捏爱妻黄蓉屁股的情景。
    又品了会儿茶,董青鬆提议带郭靖参观一下院子。
    二人闲庭信步的走着,最后来到后院的卧室前,董青鬆推开门,请郭靖先进。
    郭靖进屋后四下看了看,整个屋子布置的很有品味,端庄大气,再往里看,眼前的景色让郭靖大吃一惊,同时也是血脉偾张的移不开眼神。
    里屋的床上,横卧着一具玉体,一丝不挂的玉体,丰胸翘臀,下体的毛发一览无遗。
    正是董青鬆的妻子许小蝶。
    脱光衣服的她,少了一分高贵,多了一分淫媚,尤其这身材,太性感太淫荡了。
    郭靖目不转睛的盯着看,董青鬆轻轻碰了他一下:「郭兄,不要客气。
    小蝶刚刚回来沐浴更衣等妳半天了。
    」郭靖还在犹豫,董青鬆道:「难道郭兄对小蝶不满意?」郭靖忙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不满意,简直是……」盯着小蝶丰满的乳峰说不出话来。
    这对乳房可比黄蓉的大不少啊,就像两个装满水的皮球,浅褐色的乳晕上挺立着澹澹褐色的乳头。
    董青鬆轻轻推了把郭靖,郭靖傻傻的迈了一步,但他还是不敢。
    许小蝶有些着急了,微笑着下了床,两条修长白玉般的美腿,交替着缓缓走向郭靖,郭靖流着口水盯着女人的大腿,下体已经坚硬无比了。
    许小蝶走到郭靖面前,腻声道全哦:「郭兄弟何必客气,小蝶真的很喜欢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妳填补我的空虚。
    」说着,小手在玉体上游走,然后拉住郭靖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妳看,它都兴奋了呢。
    」用郭靖的大手摩擦自己的乳头。
    郭靖明显感到头头的坚挺。
    小蝶发出一阵销魂的呻吟,来自于郭靖用力的抓捏。
    丰满的乳肉被大手肆意的搓揉,白嫩的肌肤在手指间穿梭。
    这是郭靖第一次碰触别的女人的乳房,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能玩弄别的女人的身体,虽然他幻想过。
    而现在,自己手中真实的触感,柔软滑腻,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根本无法思考,无法停下来。
    揉捏的力度越来越大,许小蝶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突然双臂搂抱住郭靖的脖子,献上自己的朱唇,郭靖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第一次与妻子以外的女人激吻。
    唇舌相互纠缠交替,郭靖的手不光抚弄女人的乳房,而是在女人滑嫩的身体上肆意游走抚摸揉搓。
    女人的屁股很大,虽然没有黄蓉的翘,但很丰满,揉搓起来很过瘾,两片臀肉被用力抓捏着,郭靖脑海里浮现出黄蓉被董青鬆玩弄屁股的情景。
    不知何时,女人的小手已经抓住了郭靖坚硬的阳具,温柔的撸动,这时郭靖才发现自己也已经赤裸裸的了。
    而且已经到了床边。
    结束了热吻,女人低头看了一眼抓在手里的肉棒,兴奋的道:「好大啊。
    」说完蹲下了身子。
    香舌温柔的游走在粗大的棒体,舔的很仔细,每一处都舔到了,从硕大的龟头,一路向下,一直到两颗巨大的阴囊,女人很温柔很认真,小嘴轻轻含住囊袋,吮吸着舔弄着,小手持续着撸动粗大的棒体。
    郭靖低头看着美丽女人的伺候,难以想象,现在这个熟练的舔弄男人鸡巴的女人就是刚刚还温文尔雅的抚琴的高贵女子。
    自己的老婆黄蓉也会为自己口交,但是比起许小蝶的技术可差的不少。
    看着自己粗大的阳具出入着女人的小嘴,郭靖感觉阳具异常的坚硬无比。
    看着躺在床上的小蝶,白嫩修长的身体,小手用力的揉搓着自己丰满的乳房,眼神妩媚,小嘴微张吐露芬芳,发出低低的呻吟:「来嘛~~干我~~我要~嗯哦~~」郭靖再也忍不住了,抵在女人迷人穴口的阳具用力一顶,全根插入小蝶的体内。
    「啊啊啊~~好大~~好硬啊~~舒服死我了~~啊啊哦啊~~用力干我~~小蝶喜欢~~啊啊啊~~~」女人温柔的叫着,扭动着身体迎合着男人的进攻。
    第一次干妻子以外的女人,第一次干别人的老婆,第一次在别的男人面前操逼,而且这个男人是被操女人的丈夫……郭靖已经迷失在这重重的刺激中,变态的性慾让他失去理智,他衹有疯狂的发泄着最原始的慾望,去占有、去蹂躏。
    看着郭靖强壮的身体压在爱妻的身上,有力地耸动,结实的屁股快速的在妻子的胯间起伏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董青鬆知道妻子的肉穴已经是淫水泛滥了。
    掏出自己怒挺的阳具,边看着郭靖干着自己老婆边撸动着,脑海里浮现出郭靖爱妻黄蓉的样子,幻想着自己用同样的方式干着黄蓉玩弄着她的身体,董青鬆更加激动,阳具更加坚硬,他知道如果顺利的话,很快他的愿望就能实现,当然他并不知道郭靖黄蓉的身份,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他就不敢妄想了。
    小蝶闭着眼,脸上洋溢着满足兴奋的表情,郭靖强壮的身体,粗大的鸡巴,有力的抽插,让她饥渴的身体体会到满足感,尤其在丈夫的注视下,被一个衹有一面之缘的男人肆意的姦淫玩弄身体,让她更加的兴奋激动。
    小手按在男人结束的屁股上,随着它上下起伏,好似在帮助它更有力的运动。
    热烈的亲吻,两个人的唇舌纠缠着,小蝶娇喘呻吟:「好棒~~干我~~嗯嗯啊啊~~好爽~用力~~啊啊啊啊~~又来了~~爱死妳了~~用力干我~啊啊啊~~好爽~~哈哈啊啊啊~~」双臂环绕着郭靖的脖子,充满诱惑的眼睛,妩媚的看着郭靖,这个男人真不赖,比上次那个买茶叶的商人强太多了,这结实的肌肉,太男人了,这力量比上个月那个脚夫还强,哦,太爽了。
    记住地阯發布頁两个人全情投入在性爱的乐趣里,尽情的发泄享受。
    董青鬆兴奋的看着妻子与郭靖的激情表演,撸动着鸡巴,那里已经涨的发紫了。
    许小蝶看到了丈夫的样子,温柔的对郭靖道:「好哥哥,咱们换个姿势吧~~嗯嗯~~」郭靖不捨的又用力的插了两下,小蝶爽的浑身颤抖,幽怨的眼神充满妩媚:「讨厌~啊~」大鸡巴退出时刮到阴道里的嫩肉,让她又是一阵激动。
    郭靖爱怜的抚摸着女人的身体,看着她丰韵白嫩的身体缓缓的翻转,趴俯在床上,肥美的屁股高高噘起,两片白嫩肥美的臀肉,挤出那道深深的臀缝,一朵菊花若隐若现,惹得郭靖大手不停的抓捏爱抚。
    爱妻黄蓉从来不会主动的采用这个姿势,而郭靖爱妻心切,不敢太过要求,所以两个人基本都是传统姿势,但其实郭靖很喜欢后入式(估计每个男人都喜欢吧)。
    感受着男人的手在自己屁股上温柔而有力的抚弄,许小蝶撒娇的呻吟着:「好哥哥,别摸了~嗯~小蝶要~快来~啊~」郭靖道:「妳想要什么?妳这屁股真美啊……」小蝶摇摆着屁股,娇羞的道:「妳好坏~~啊啊~~小蝶要哥哥的大鸡巴~啊啊~~要大鸡巴插我的骚逼~~」听到女人如此淫荡的叫声,郭靖再也忍不住了,坚硬的鸡巴用力的插入淫水泛滥的肉穴。
    当许小蝶说要换姿势的时候,董青鬆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所以当郭靖从身后插入小蝶的小穴并开始奋力抽插的时候,他已经脱光了衣服,挺着怒涨的阳具上了床,许小蝶很熟练的含住丈夫送来的肉棒,开始娴熟的舔弄。
    郭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下体停止了动作。
    许小蝶不安的扭动屁股,吐出嘴里的肉棒昵呐的道:「别停啊~~干我~快~干我~」屁股前后移动套弄着郭靖的阳具。
    看着这对夫妻的表演,郭靖发出一声闷哼,下体更加坚硬了,双手扶住小蝶的蛮腰,开始更加勐烈的撞击她肥大的屁股「啪啪啪」狂响。
    由于激烈的顶动,小蝶不能正常的含弄嘴里的肉棒,衹能随着郭靖疯狂的抽插,让丈夫的阳具在嘴里出入。
    董青鬆看着郭靖疯狂的操着自己妻子的小穴,淫水四溅,而自己的鸡巴被卡在妻子的嘴里机械的进进出出,既兴奋又刺激,心道:「操吧,妳就用力操吧,过不久我也要这么操妳老婆,不对,要比妳更疯狂的操妳女人。
    」郭靖现在彷佛变了一个人,兴奋的耸动身体,阳具用力的抽插着女人的肉穴,而女人的丈夫在抽插她的嘴。
    竟然和女人的丈夫一起姦淫她,这样的刺激让这位大侠郭靖迷失在了狂热的性爱里。
    姦淫一直在持续,郭靖体力超强,把小蝶操的泄身十馀次了。
    回到客栈,已经天黑了。
    黄蓉早就醒了,收拾干净,等着郭靖。
    郭靖带回好多好吃的,说碰到一个朋友,明天带黄蓉一起去做客,黄蓉开心的吃着,幸福的依偎着丈夫。
    精致的小院,确实让黄蓉感觉不错,而小蝶的优雅脱俗的气质,也让她一见如故。
    品茶听琴聊天,很快就融为一家人般的亲密。
    到最后,郭靖黄蓉直接搬进了董青鬆家里,同吃同住。
    两对夫妇亲密无间。
    董青鬆很满意,他知道时机成熟了,和郭靖开始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郭靖享受着小蝶口舌的服务,阳具被舔的硬梆梆的,每次趁着黄蓉睡觉或者洗澡的时候,他都会来找小蝶发泄兽慾,而小蝶从来不拒绝。
    郭靖听着董青山的计划,摸着他妻子小蝶的奶子,阳具抽插着女人的小穴,他期盼看到董青山玩弄妻子的场景。
    在叁人周密安排下,黄蓉跟着靖哥哥「不经意」撞见董青山夫妇行房的样子。
    看着平日里清纯高雅的小蝶,淫荡的表现,黄蓉非常震惊,同时也非常的兴奋,回到屋里就和靖哥哥激情的交合,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董青山赤裸的样子,尤其是那根不输给丈夫的鸡巴,那么大那么长显的那么的硬,想着,她再次达到了高氵朝。
    晚餐的气氛有点暧昧,自从「偷窥」了董青山夫妇行房,黄蓉每一次看到二人都有点尴尬,好在靖哥哥很大方。
    今天的酒很好喝,在谈笑中,黄蓉不知不觉喝了四五杯。
    渐渐的黄蓉感到浑身燥热,一阵阵悸动从身体敏感处扩散到全身,整个身体都软绵绵的,好想要。
    难道酒有问题?可是看靖哥哥毫无反应,很正常啊。
    难道是自己不胜酒力?也不应该啊,自己的酒量黄蓉还是知道的。
    「妹妹,妳是怎么了?」许小蝶比黄蓉大几岁,二人以姐妹相称。
    黄蓉摸了摸脸颊,看到许小蝶的脸也是红扑扑的:「没事,这酒好厉害,有点头晕。
    」许小蝶笑了笑道:「这酒专门滋阴补阳的,对咱们女人特别好。
    等一会儿妳会体会更好的效果呢。
    来,再喝一杯。
    」说着,自己先干了一杯。
    黄蓉也衹好一饮而尽。
    燥热更加强烈,下体空虚感也更加明显,淫水泛滥,黄蓉清晰的感觉到亵裤已经湿透了,胸前的玉乳像是被蒸熟的馒头,发胀发热,乳头已经坚硬了,好想被摸。
    昏昏沉沉的黄蓉在慾火中煎熬,一双大手从背后袭来,穿过她的腋下,直达她的胸前,被玉乳高高顶起的丰满胸部,被大手用力的抓捏住。
    黄蓉舒服的一声呻吟:「哦~靖哥哥~嗯~舒服~~啊啊~~轻点~~不要~~」突然意识到还有外人在场,靖哥哥竟然这样猥亵自己的胸部,好羞人好刺激,不禁羞涩的看了一下四周。
    嗯?黄蓉愣了,因为她看到丈夫郭靖坐在自己斜对面,而董青山的妻子,她的姐妹许小蝶,正坐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在热情激烈的热吻,能看到他们的舌头在激烈的纠缠,而靖哥哥的大手已经伸进小蝶的衣内,大力的搓揉着女人的乳房。
    丈夫在对面和别的女人缠绵,那自己胸前的手是谁的?黄蓉迷茫的转头,看到了董青山饥渴的眼神。
    记住地阯發布頁「啊~怎么是妳?啊~住手~哦~~靖哥哥,救我~~」黄蓉已经浑身无力,根本摆脱不了董青山的纠缠,双手无力的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根本没有作用,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的双手伸入衣襟里。
    董青山很会保养,他的手也保养的很好,很细嫩但依然很有力量。
    有力的抓捏着黄蓉的乳峰,感受它饱满的柔软和弹性。
    硬硬的乳头表明,这个女人已经很兴奋了。
    亲吻着黄蓉的脖颈:「弟妹,别紧张,哥哥一定让妳舒服了。
    妳看他们不是很享受吗?妳也可以,我们都可以。
    」黄蓉被阵阵快感弄的娇喘吁吁,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软软的靠在男人怀里,看着对面自己的丈夫已经扒开许小蝶的衣襟,饥渴的亲吻玩弄着别人妻子的乳房,而自己的乳房也被别人的丈夫玩弄着。
    似乎明白了这是个局,董青山夫妇设的局,丈夫郭靖也是同伙。
    黄蓉知道自己丈夫的爱好,喜欢在不同的地方猥亵自己,喜欢在人多的地方挑逗自己,但她没想到,丈夫竟然为了寻求刺激,出卖自己,让别的男人来玩弄自己。
    黄蓉哭了,流泪了,她放弃了。
    她知道自己被下药了,丈夫竟然伙同他人给自己下药,好让别的男人来玩弄自己。
    乳头强烈的快感让黄蓉不自觉的呻吟出声,男人的舌头快速的拨动着硬硬的小樱桃,那里本来衹属于自己的丈夫,现在却被另一个男人舔着吮吸着。
    男人很会吸,乳头被含在他的嘴里,有节奏的吮吸着,时快时慢,一会儿用力一会儿轻柔,比丈夫弄的舒服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了床,上衣已经被扒光了,上半身完全赤裸在董青山的面前。
    董青山也已经赤膊上阵,压在黄蓉白嫩的身体上,感受着她的丝滑肌肤,富有弹性的肉体。
    黄蓉的乳房没有小蝶的大,但是饱满的肉峰,鼓囊囊的极富弹性,肉感十足,抓捏上去,滑腻的柔软和弹弹的肉感,让人爱不释手,尤其是粉嫩的乳头,由于兴奋已经硬硬的变成暗红色,含在嘴里,乳肉好似要融化在唇边。
    黄蓉把头扭到一旁,无奈的忍受着男人的玩弄,却看到另一边的床上,自己的丈夫郭靖已经赤裸了身体,跪在床上,而许小蝶也一丝不挂的趴跪在他面前,噘着屁股,小嘴温柔的含着郭靖的鸡巴,舔着吸着,两个人都很投入。
    黄蓉竟然看的痴迷了,身体里更加兴奋了,不自觉的配合着董青山抬了抬屁股,让他顺利的脱下她的裤子,从里到外全部脱掉。
    一丝不挂的黄蓉躺在董青山的身下,完美的身材让他贪婪的欣赏,从美颜的面容到迷人的脖颈,丰满的胸部到平坦仟细的蛮腰,挺翘的圆臀和修长的双腿,黑黑的阴毛下那诱人的肉缝。
    当黄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双腿已经被董青山摆成m型,下体完全裸露在男人的眼前,美丽的阴唇被男人温柔的含着舔着,粉嫩的肉穴,流出的淫水,被男人的舌头贪婪的舔入嘴里,舌头还不时的探入肉穴里,最要命的是敏感的阴蒂,由于药物的影响,更加敏感,被董青山一阵舔弄,让黄蓉不自禁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大屁股不自觉的扭动起来,不一会儿就达到了高氵朝。
    董青山看着黄蓉迷人的肉穴,由于高氵朝一抖一抖的身体,脱掉自己的裤子,一根粗大的鸡巴暴露在黄蓉面前。
    黄蓉羞涩的转开头,看到另一张床上,丈夫郭靖正压在董青山的妻子许小蝶身上,小蝶两条白皙修长的双腿,夹在他健美的腰间,郭靖结实的腰臀有力而快速的在许小蝶胯间起伏,能听到肉棒出入肉穴的声音「噗嗤噗嗤」还有肉体碰撞的啪啪啪的声音。
    两个人都很投入,小蝶呻吟着浪叫着,扭动着身体配合着郭靖的操弄。
    黄蓉看的口干舌燥,董青山轻轻吻着她的脖颈,低喃道:「弟妹别着急,我立刻也要妳舒服。
    」黄蓉娇羞的摇摇头:「不~~啊啊啊啊~~」随着董青山的插入,黄蓉发出满足的呻吟,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了,她不再是干净的女人了,不再是衹属于丈夫一个人了,她的生命里,有了第二个男人。
    但黄蓉不能预料的是,这衹是开始,她以后的生命里,会出现更多的男人。
    这是后话。
    董青山缓缓的将自己的阳具插入黄蓉的体内最深处,富有弹性的紧箍感,让他惊叹不已:「弟妹,已经生过孩子了,怎么妳的小穴还这么紧啊?太爽了,跟处女似的,哦,舒服。
    」慢慢摆动腰力,将鸡巴抽出一半再缓缓插入,享受黄蓉肉穴带给他的快感。
    「啊~哦~不要~快拔出去~啊~靖哥哥,救我~哦~啊~~」黄蓉流着泪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董青山伏下身,亲吻着黄蓉的脸颊脖颈:「弟妹,好好享受吧,人生苦短,为什么非要压抑自己的本性。
    男女之事才是咱们最原始的本性,男女交配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寻求最大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妳看妳相公,多么享受这样的感觉啊。
    」黄蓉感到迷茫了,看到丈夫郭靖开心的趴在许小蝶的身上,兴奋的耸动着身体,两个人都很快乐,还不时的看看这边,相互调笑着。
    而自己体内的快感随着董青山抽插的速度和力量的加大,变得更加汹涌。
    「啊啊啊啊~~」再次在别的男人的抽插下,达到了高氵朝,黄蓉被操的完全迷失了自己。
    男人这个时候才开始吻她的嘴,她没有拒绝,很配合的伸出了舌头。
    两张床上,两对互换的夫妻,都在疯狂的做爱、性交,享受着最原始的快乐。
    夜色已深,屋里的性爱盛宴还在继续,这将是个无眠的夜。
    天已经大亮,人们又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
    董府的卧室的床上,黄蓉赤裸的身体裹在薄被里,疲惫的沉睡着。
    昨晚董青山不知疲倦的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慾,在她体内射了叁次,而她记不清高氵朝了几次,最后疲惫的她,在高氵朝的馀韵中睡去。
    醒来后的黄蓉,感到自己被抱着,男人雄壮的身体,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很有安全感。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黄蓉惊恐的转过头,竟然发现在身后抱着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丈夫郭靖。
    蜷缩在丈夫的怀里,黄蓉迷茫的道:「是梦吗?」郭靖微微一笑,抚摸着妻子滑嫩的身体:「如果是梦,妳喜欢吗?」脑海里浮现出昨晚董青山狂野的动作,下体的肉穴里好像还能感受到被他巨大阳具抽插后胀胀的感觉,让她娇羞不以:「靖哥哥,我好怕。
    我不知道。
    」郭靖爱怜的亲吻着妻子的额头,搂的更紧了:「对不起,蓉儿。
    让妳受委屈了,但是我太爱妳了,我想让妳体会最快乐的事情,我知道妳也喜欢,但是总是压抑自己,如果妳不喜欢,妳就不会喜欢我在公众场合摸妳。
    我知道每一次在公众场合摸妳,妳都会很兴奋,记得我挑逗过妳,如果让某个男人摸妳甚至和妳发生关係,那个时候,妳很兴奋,回到床上,特别的狂野。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妳是喜欢这样的。
    我爱妳,蓉儿,我不希望妳压抑自己,同时我很开心,妳和我一样,都喜欢这样的生活。
    以后咱们不要压抑自己了,大胆的寻求我们的快乐吧。
    」「可是……」黄蓉有些犹豫,她不想承认自己的淫荡,但好像丈夫说的有些准确。
    郭靖搂着爱妻:「不要去想那么多,衹是单纯的享受肉体上的快乐。
    性爱不光是传宗接代。
    衹要我们彼此相爱,互相认可,没有必要压抑自己。
    」黄蓉深吸一口气:「那妳真的不介意我和别的男人……那个?」郭靖吻了吻爱妻的脖子:「我以前也不敢去想,但是我发现,一想到妳被别的男人摸,被别的男人亲,甚至被别的男人干,我就会非常兴奋。
    昨天真真正正的看到妳赤裸的被董大哥压在身下,妳的奶子被他抓着捏着亲着咬着,妳的身体被他肆意抚弄,妳的小穴被他的阳具用力抽插着,而妳兴奋的叫着,配合着。
    我感觉我比妳还兴奋,尤其我还干着小蝶,那种感觉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的。
    蓉儿,妳呢?妳是不是感觉和我一样?」说着,郭靖的阳具已经硬挺着顶在爱妻的屁股上。
    黄蓉被丈夫说的羞涩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屁股上感受着丈夫的坚硬,竟然又产生了渴望。
    夫妻疯狂的做爱,郭靖的鸡巴比以前更大更硬,动作更狂野,彷佛变了个人,而黄蓉也是比以前更加的淫荡兴奋。
    高氵朝过后,黄蓉一脸满足的依偎在丈夫的身下,二人亲吻着,安慰彼此激情后的肉体。
    一声轻咳,夫妻二人一惊,转头一看,许小蝶和董青山微笑着站在床边看着二人。
    黄蓉一声娇呼,忙抓来薄被裹住赤裸的身体。
    郭靖则坦然的翻身坐了起来。
    许小蝶笑道:「妹妹何必再藏,昨晚都被看了通通透透了。
    」黄蓉羞得鑽进被子,不敢出声。
    就算丈夫郭靖怎么哄,也不露头。
    郭靖无奈的耸耸肩,许小蝶拿过他的衣服,示意他们离开,郭靖点点头,穿好衣服,冲着董青山一抱拳:「董兄。
    」董青山笑道:「郭兄,请。
    」两个换妻的男人竟没有一丝尴尬。
    二人离开了房间,来到客厅。
    董青山倒好茶,郭靖也是渴了,喝了一杯:「董兄,感觉如何?」郭靖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先开口询问的。
    董青山也一愣,随即笑道:「郭兄果然超凡不俗。
    」给郭靖又倒上茶:「不瞒郭兄,弟妹是愚兄见过的最美的女人,比贱内小蝶还要美,而身材就更是万里挑一,董某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比弟妹更完美的女人。
    衹是……」喝了口茶:「弟妹在床上的表现略显生疏,技巧和经验还是不足,当然这些以后都可以弥补。
    而且以弟妹的样貌身材,这些已不重要,愚兄有幸和弟妹云雨欢好,真是前世修来的大福份,而郭兄就是我董某的知己,恩人。
    董某能和弟妹有这份缘分,都拜兄弟所赐,我以茶代酒敬妳一杯。
    」郭靖举起茶杯:「董兄客气了。
    小蝶也是女人中的极品女人,董兄也是好福气。